《点点虫虫飞》:童话长生不老

来源:未知 点击数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2016-05-11 11:05

  

 

  必须承认,我首先是被这个书名所吸引。第一次听到这个书名,我的心中立刻充满好奇与向往,那首古老的童谣在远方若有若无地响起。凭直觉,我猜测,这些故事里,应该,吹着田野的风,应该爬着不知名的虫,还应该有一条日夜流淌的小河。

  当这些故事安静地躺在我的面前时,阅读的期待其实已经蓄势已久。感受着情节与情趣的同时,我几乎也捕捉到了其间的意味和意蕴。

  汤素兰的这组作品很多时候藏着一个古典情结。

  她的故事发生在哪儿呢?森林,田野,农庄,山谷,郊外,池塘,海底……有一种久违的格林和安徒生的味道,还有一种南方雨季的气息。这些地方曾经孕育了我们很多的童年,有童年的地方就有故事,有故事的地方就有幻想。当故事在这些地方展开时,我们的脑中其实已经有了十分辽阔的经验背景。

  再看看故事的主人公,小狐狸,蟋蟀,雏菊,小鸡,小狗,小叶子,仙童,青蛙,毛毛虫,豆娘,小丑鱼……即便威力无边的龙,也仅是“小龙”。我相信这并非巧合。小的事物与儿童的弱小相仿,儿童阅读之,最能产生心理认同。故事的最后,弱小者多能以勇气和智慧获得成功,这帮助了儿童通过阅读获得心理成长。

  不少主人公还有一个特点,都显得有点另类。那只小鸡坚持要一个名字,坚持要学习飞翔(《小鸡漂亮》);小龙优优跟别的龙都不一样,爸爸妈妈摇头叹气(《爱跳舞的小龙》)。正是他们的“另类”,最后却成就了他们。我想,孩子们阅读这样的作品,有时是在其中找到自己的镜像,一颗柔弱的心因此得到很多力量。

  作家的叙述更是充满了诗性。很多作品,她运用轻盈轻松的笔调,安静从容地展开着故事。随着这种节奏的描述,文字里的画面被一点一点铺开,悬念被一点一点勾起,人物的命运起伏就此展开。

  这些作品之所以如此真切,如此打动人心,我以为是作家浸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。那些细腻绵密的描写已经泄了密,作家的童年一定是与泥土亲密亲昵的。确实,作家曾经说过:“我要感谢曾经养育过我的那个小小的山村,感谢那些田野的泥土,那些山上并不高大茂密的树林,我的一切都是它们赋予的。”

  现代社会,科技发展日新月异,越来越多的人疏离了田野,疏离了自然,作为“自然之子”的人类,甚至开始了对大自然的无情屠戮。当下的孩子已经不会仰望星空,没有机会倾听虫鸣。作家在用文学形象,用感情和故事,向我们、向孩子发出了走向自然、走向生命源泉的邀请。

  阅读汤素兰的这一组作品,还让我不断地想起一些经典作品。作品在某些气息、氛围、意象上与经典的呼应,从而给予拥有一定阅读经验的读者以更大的想象空间。譬如,《小狐狸打猎记》让我不由想起安房直子笔下的小狐狸,也是那般可爱、天真。不同的是,汤素兰笔下的小狐狸,命运要曲折惊险得多。《蟋蟀和雏菊》则让我想起了新美南吉的《去年的树》,一样的简洁干净,同样讲述着消失与永恒。还有《落叶之歌》让我想起《一片叶子落下来》《成为鱼尾狮》让我想起图画书《小黑鱼》。好作品就是这样,不断引发读者的联想,想起曾经的阅读,想起自己的人生。我读过汤素兰写的很多故事。我喜欢读汤素兰写的故事。我读着汤素兰写的故事常常会想起很多很多。

  故事,长生不老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